澳门葡京

PRODUCT

母亲的手擀面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6-12 02:27

□马庆洲

很久很久没吃上手擀面了,最近妻子竟破天荒地做了一顿,虽然不很地道,但也是使我过了一次瘾。

近日偶感眼疾, 妻子端来开水,我吃了药,她又帮我点了眼药水,就忙着做饭去。半小时以后,她端上桌的竟是我最爱吃的牛肉手擀面条。不仅我感到高兴,连平时只爱吃方便面不爱吃挂面的孩子,也吃了一大碗。

现在城里人很少吃手擀面,怕麻烦,但我总认为还是吃手擀面适口:滑溜溜,极柔软,再配上牛肉或羊肉,加上少许白菜叶,佐以香菜、大葱、蒜瓣,点一些醋或香油,那味道是美国加州牛肉面也不能与之比美的!

小时候,母亲几乎每天都要给我们做上一顿手擀面,那时家境贫寒,很少能吃上白面面条,多是豆面或玉米面加上山芋面的“合成”面条。因为豆面或玉米面不粘,不能擀成个,一擀就四外开裂,加上一些山芋面后,就多了一些黏度,稍微能擀成圆的样子,虽然擀出的面条易断、易裂、易粉,但毕竟是面条。那时家里没有青菜,母亲就到田里摘一些山芋叶,有时也摘些芝麻叶,下到面条锅里,再放一些盐和酱油,一家就忽啦啦地大吞起来。为了防止面条烂在锅里,这种“合成”面条必须是赶快下锅,快火煮,快些吃。不然,这些“面条”就可能成面糊了。

那时父亲在城里工作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单位的司务长,后来下放在工地劳动,每月只发18元生活费。父亲每月还能省下一两斤馍票,他就到伙房那里换上白面,到汽车站找熟人捎回家。每到这个时候,全家就能吃上几顿由白面和豆面组成的“优质”手擀面了。

有一次,我到一个同学家去玩,正赶上这位同学家吃羊肉白面条,他母亲就给我盛了一碗,那滋味真是好极了,使我至今不能忘怀。回家我要母亲做一顿羊肉的面条,母亲叹口气说:“咱家哪里吃得起羊肉白面条?好好上学,将来到城里工作,一定能吃上羊肉白面条!”

现在人们生活好了,能“吃上羊肉白面条”太不稀奇,就连以前认为是只有皇帝才能吃到的猴头、燕窝、海参、鱿鱼,也是平民百姓常能吃到的,特别是什么海参鱿鱼,几乎是平常菜,没有多少人爱吃。

年幼的儿女从小就爱吃方便面,他们把方便面称为“真”面条,把挂面称为“假”面条。家里一买就是一箱,从来没断过方便面。每当看着孩子吃方便面,我就想,方便面哪有手擀面好吃呢?

年迈八旬又多病的老母亲是没法再给我们做手擀面了,妻子又不在行,但她说:“只要你喜欢吃,我一定做好,让你吃个够!”

唉,好妻子,手擀面我哪里会吃够呢?这可是一种艺术,一种文化,一种乡情和母亲那份浓浓的亲情啊!

上一篇:我家的茶壶情缘

下一篇:没有了